2014/5/28

想說難得來到了花蓮

就順道想來看看溪口的現況

去年 我為了見溪口最後一面

當天往返

告別一個老車站 是需要一些勇氣啊!!

 

 

 


就在溪口新舊隧道前

迎接了一列2800的柴客

 

 

 


那白鐵車身 彷彿白鐵的翻版

此時 白鐵尚未退役

但 我知道會有一天 會懷念自己曾經追過的火車

 

 


現在拍火車 不再只要是大頭

我想 照片只是瞬間捕抓

心情 才是永遠的漣漪

 

 

 


等候 只為了你的到來

因為我們沒有更多的機會再見

 

 

 


至今回想 或許跋涉百里 只是紀錄

留下 我們在溪口的相遇

回不去的昨天 已經寫在我人生的回憶錄

 

 

 


那畫面片片 滑過了我的腦海

半年了

我多想再回到有白鐵的東幹線

我多想 再一個人馳騁台九線

消遙在花東縱谷的世外桃源裡

人生 除了執行責任之外 是應該賦予一些自私的慾望

我 很簡單 我只想自由 我只想一個人 我只想流浪

 



 

 


揮揮手 告別的不只是青春歲月

順道告別了 不會再回來的白鐵

心 揪了一下 

感嘆 力不從心的人生

 

 

 


就像是送走了你的身影

再見了今日的相遇

沒法做更多的停留

我跟你一樣 還有明天與後天的人生要努力

 

 

 

 


奉獻鐵道數十年

走了之後 有好多好多人懷念

追著白鐵跑 為了什麼

盲目的我 當時沒有多想

如今看照片 我懂了

懷念是為了無止盡的遺憾啊

 

 

 

 

 


問我為何愛火車

剛開始只因為它有童年的記憶

它會帶我回到小時候的畫面

不記得印象中的火車頭是什麼

但 火車的聲音不曾改變過

儘管人生早已從五歲小女生 跳到了中年大媽

但 在心深處 手指著火車 跳躍著叫:火車來了 的那個我

似乎 還在 還在月台上

 

 

 


來到了昔日的溪口站

後方的山景沒有改變

破舊的站房仍然在

火車穿梭的山谷裡 早已歸於平靜了

縱谷的寧靜卻多了一份悽涼

 

 

 


往日的月台與鐵軌 已經蓋在厚厚的土石裡

沒多久以前 我還站在月台等火車

這樣的改變 不意外 但還是很錯愕啊!!

 

 

 

 


陽光忽暗忽明

似乎也為溪口 惆悵

改變是為了更好 卻得犧牲某些

 

 

 

 


空留的站房

和以前一樣

沒有朝氣 沒有未來

 

 

 


諷刺的是

未來是盡頭

廢站之後 還是有人和我一樣懷念溪口

來看看吧!!

 

 

 

 


騎著機車往下走

其在往日的鐵道上

溪口的記憶被壓著 如何喘息啊?

溪口的過往被埋沒了 怎麼忍心呢

 


踏在土石上 輕輕的放慢腳步

我採著的痛 溪口也痛了

雖然一個人常常東奔西跑

但 這溪口 對我來說 特別惆悵

記得那是11月天 花蓮的午後特別愁

待在小站上 為了時刻表上 一個小時後的火車

一個人 靜靜的 一個人 特顯落寞

 

 


當時火車還在跑

如今人去樓空

保留了這部份的鐵軌

告訴著我 火車曾經存在過 更顯殘忍

 

 

 

 


那時 我應該下來這裡拍火車

溪口一號 二號隧道口

從此 空虛

 

 

 


心中 難免浮上一些畫面

當鐵軌上的草枝 越來越高

心的虛幻 就越來越空

多久了 自從我上次離開後 有多久了?

時間 分分秒秒 推著我走

離溪口的記憶 已經很遙遠了

 

 

 

 


河底隧道的由來

我想是智慧 聰明!!

因為壽豐溪的河床一年比一年高

無法年年築橋 年年增高

只好從河底挖隧道過去

 


鐵路為了水平 當火車穿過河底隧道

來到了溪口 還無法升高到水平面的位置

因此 溪口站 有了低平面的站場與月台

早年 它是一個折返式車站

火車能在在這裡待避 交會 調頭

功能性 都在

可惜 數十年後 舊隧道的老舊與電氣化

廢了溪口舊隧道 也撤了溪口站

 

 


帶著絲絲惆悵與空虛 離開溪口

台九線上的國旗屋

哈 可愛

我愛國旗啊!!!

 

 

 


工程車穿梭

知道東幹線電氣化 即將來臨

電車線 一但拉起 就永遠存在了

不看 也罷

 

 

 


 來到了豐田車站

上次來 還在拉皮呢

來到豐田 我想去一個地方

那裡 聽說有日本移民村的痕跡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王的風吹* 的頭像
*大王的風吹*

~*幸福的驛站*~

*大王的風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